东非多国面临新一波蝗灾考验(国际视点)

文章正文
2020-04-16 03:21

  核心阅读

  东非多国遭遇的沙漠蝗虫灾害已持续数月,目前新一波更为严重的蝗灾正在酝酿发展之中。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也制约了地区国家抗击蝗灾的能力。严重蝗灾正对地区粮食安全和农民生计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联合国粮农组织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力度合作应对,避免人道主义危机的发生。

  

  4月14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发布了一项与联合国粮农组织及其他机构共同完成的评估报告称,严重蝗灾已在埃塞境内破坏了约20万公顷的农田,造成的谷物损失超过35.6万吨,多达130万公顷牧场受到波及,近100万人需要紧急粮食援助,令埃塞经济和民生面临巨大威胁。与此同时,东非多个国家也正面临不断扩散的蝗灾威胁,灾害防控形势不容乐观。

  加剧地区粮食安全问题

  联合国粮农组织称,东非地区是此次沙漠蝗虫灾害的重灾区。3月和4月形成的新一波蝗虫群,将进一步加剧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等国灾情。

  自去年12月以来,东非地区暴发了25年来最严重蝗灾,数以千亿计的沙漠蝗虫肆虐地区多国。东非各国政府已采取紧急措施遏制灾情蔓延,但由于3月份雨季带来大范围降水,新一波更为严重的蝗灾正在袭来。联合国粮农组织沙漠蝗虫信息处表示,随着4月初新蝗群的出现,东非地区的蝗灾情况进一步恶化。预计未来蝗虫群将从肯尼亚进入南苏丹和乌干达,蝗虫数量据估计将在数月内增长20倍。

  目前,蝗虫已经入侵了肯尼亚的20多个县,专家估计,蝗灾至少摧毁了肯尼亚境内30%的牧场。据肯尼亚内罗毕气候预测和应用中心分析,蝗群正以“前所未有的庞大数量”袭来,蝗群中包含刚发育成熟的年轻成虫,食量比一般成虫还大。埃塞俄比亚农业部表示,埃塞约有600万人口生活在蝗灾肆虐的地区,蝗虫幼虫正在其主要产粮区快速发育,并且蝗群正出现在以前从未发现过的地方。

  沙漠蝗虫被认为是最具破坏性的迁徙害虫之一,偏好大麦、豆类、玉米等农作物及草类植物,每天可以随风飞行约150公里,规模1平方公里的蝗群一天的进食量与3.5万人的进食量相当。

  农业产值普遍约占东非地区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1/3,除肯尼亚外,农业为东非国家创造超过65%的就业岗位。由于东非最重要的种植和收获季节在3月至5月之间,新一批蝗群的出现可能对当地农业造成严重后果。联合国粮农组织警告称,东非受灾国有近2000万人已经面临严重的粮食安全问题,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蝗灾,可能加剧地区人道主义灾难。

  疫情令灭蝗形势更复杂

  东非多国政府正在紧急调动资源杀灭蝗虫。埃塞俄比亚农业部近日表示,正部署6架直升机参与抗灾,以抵御可能持续到8月下旬的蝗虫侵袭。肯尼亚已培训了30名负责蝗灾监测的技术推广人员,将他们分派至各县培训和指导现场工作团队,政府还向非洲开发银行申请了1.5亿肯尼亚先令(约合142万美元)的紧急贷款,用于灭蝗和保障粮食安全。乌干达也已出动2000多名军人参与灭蝗行动,追加了400万美元的抗灾资金。

  然而,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东非各国灭蝗行动带来新挑战。联合国粮农组织东非抗击蝗灾负责人西里尔·费兰德表示,目前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保障杀虫剂和喷洒器的供应,疫情使得全球货运航班大幅削减,延迟了抗灾物资的运输。索马里从国外订购的杀虫剂拖延了3周才到货,某些设备则无法运抵东非国家。肯尼亚、乌干达等国的农业部表示,许多国家因疫情关闭了边境,使得抗灾物资的采购更加困难。

  灭蝗工作还因疫情出现停滞。据报道,肯尼亚农业部于今年1月下旬开始进行空中喷洒药剂行动,但在3月底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这项工作被迫暂停。为了避免聚集和人员流动,相关的蝗灾监测人员培训被叫停,蝗灾调查人员的外出行动受到限制。隶属于牛津经济集团的NKC非洲经济研究所近期发布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令抗击蝗灾的形势更为复杂,因疫情导致的贸易中断会加剧地区粮食不安全和对经济的冲击。

  面对挑战,费兰德呼吁受灾国将灭蝗行动列为“国家优先事项”,不能放缓抗击蝗灾的行动。粮农组织建议为了应对人员流动的限制,各国可以通过基层组织网络,运用手持设备和应用程序加强远程数据收集。

  国际社会亟须合作应对

  自去年年底以来,严重蝗灾已席卷全球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受灾面积达1600多万平方公里。专家指出,过去18个月,因印度洋上异常的气旋活动在西亚及东非地区带来了大量降雨,原先干旱或半干旱区域形成潮湿的环境为蝗虫的繁殖创造了理想条件。现在红海两岸和非洲之角的气候和雨水条件仍然对蝗群繁殖有利。蝗灾形成的另一个诱因是非洲部分地区为了开垦农田,原生植被遭到破坏,导致生态环境持续恶化,进一步助长蝗虫成灾。

  今年第二波蝗群正是来源于年初第一波蝗虫的大量产卵。联合国粮农组织项目官员安布罗斯·恩盖蒂奇指出,蝗虫会将虫卵深埋在地下,导致喷洒杀虫剂难以阻止新一代幼虫的孵化。目前的蝗灾发生在非常广阔的区域,当试图将其控制在一个地区时,另一个地区又会出现新的蝗群,“不同地区的蝗虫成长阶段不同,导致灾情难于控制”。科学家正在与气象监测部门合作,通过分析卫星观测到的土壤水分、植被分布等数据,跟踪蝗虫的生长周期及迁徙方式,为各国抗灾提供决策依据。

  除了非洲国家外,也门、沙特、阿曼、伊朗及巴基斯坦目前也面临蝗灾威胁。也门的亚丁北部、阿曼湾以及波斯湾附近出现了正在发育的蝗虫群。伊朗目前正在进行春季播种,前一波蝗虫聚集的南部海岸已有规模不断扩大的新蝗群蔓延。

  联合国粮农组织今年1月发起了一项7600万美元的筹款计划,帮助非洲国家抵御蝗虫侵袭,目前所需金额已增至1.53亿美元,已承诺或到账的款项有1.11亿美元,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11个国家政府以及联合国中央应急基金等多个国际捐款方。除此之外,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在为10个蝗灾受灾国的灾情监测及空中和地面喷洒工作提供支持,并从今年1月以来向24万公顷土地喷洒了化学或生物杀虫剂,培训了740名专业人员进行地面治蝗工作。专家指出,蝗灾肆虐令地区国家的粮食安全和经济发展面临严峻挑战。国际社会亟须采取有力措施共同应对蝗灾,避免人道主义危机的发生。

  (本报约翰内斯堡4月14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15日 16 版)

(责编:杨光宇、曹昆)

文章评论